2010/09/19

雄獅美術部落格:《南國‧虹霓‧鹽月桃甫》(http://blog.roodo.com/lionart/archives/12645445.html)

被遺忘的畫家


座落在台北市建國中學旁的一棟木造洋風建築,外觀殘破,甚不起眼。


然而,台灣美術史上極為重要的一位日本畫家-鹽月桃甫(1886~1954),卻曾經居住在這裡。一九二一年抵達台灣,直到一九四六年返回故鄉宮崎為止,鹽月桃甫旅居台灣長達二十六年。台灣,幾乎是他的第二個故鄉。


在台期間,鹽月桃甫從事美術教育工作,曾經催生台灣美術展覽會的誕生,並且長期擔任台、府展西洋畫部的審查員。他同時在藝術創作上積極自我突破,致力於捕捉台灣風物的生命力,創造台灣地域風土的文化形象與精神象徵。

《南國‧虹霓‧鹽月桃甫》王淑津著‧16開/平裝/160頁/ISBN 978-986-02-0714-9
鹽月桃甫,可說是日治時期台灣美術史不可或缺的靈魂人物。
然而,他同時也是被台灣美術史所遺忘的畫家。畫家立石鐵臣回顧台灣美術時曾說,「除了石川欽一郎先生以外,我們不能忘卻鹽月桃甫先生推進台灣美術發展的重要功績。他半生居留台灣,作品也幾乎都留在台灣;他的藝術雖可以在日本美術中成為受評價的對象,但他的作品不為日本中央所知,終究與日本美術失去緣份。我從鹽月先生身上,體會出一個最孤獨的藝術家生涯。」


台灣美術的耕耘者


鹽月桃甫來台後任教於台北第一中學校,也就是現在的建國中學。他同時也擔任台北高等學校的美術老師。他揚棄制式的圖畫教科書指導方式,鼓勵自由畫的美術教育。他教導學生,繪畫必須捨棄老舊的手法,挖掘更深沉的美感與情感。即使技巧不成熟,也要勇敢表現自己心靈所感動的東西,透過藝術來面對生活,呈現自我。學生為他取綽號為「西洋乞丐」,標誌出鹽月老師特立奇行的形象。他帶有叛逆氣息的舉止對年少輕狂的學生來說,是異類的存在,更有一股英雄氣息的瀟灑。

一九二七年,「台灣美術展覽會」成立,鹽月桃甫長期擔任西洋畫部的審查員,累計共十六回。在美術指導工作之餘,鹽月桃甫也努力於創作,並且持續舉行個展。藉此展示自己的藝術成果,提供社會大眾觀摩與討論的機會。


第八回台灣美術展覽會審查員(前排右起松林桂月、陳進、藤島武二,後排右起顏水龍、鹽月桃甫、木下靜涯、廖繼春、鄉原古統)
第八回台灣美術展覽會審查員(前排右起松林桂月、陳進、藤島武二,後排右起顏水龍、鹽月桃甫、木下靜涯、廖繼春、鄉原古統)


永恆的台灣地域圖像


從來台初期開始,鹽月桃甫便持續不斷思索足以代表台灣風土的視覺意象。原住民圖像,是他思考後所得的詮釋。一九三六年的〔虹霓〕是總結的成熟之作。畫中三名盛裝的泰雅原住民少女,在彩虹當空的穹蒼之下吹奏口簧琴,或側身聆聽,周圍黃花遍野彩蝶紛飛,充滿夢境一般的氣氛。鹽月桃甫主張美術的價值,在於透過美術圖像來建構地域文化。〔虹霓〕便是他所創造象徵台灣風土精神的永恆圖像。

鹽月桃甫 〔虹霓〕 1936
鹽月桃甫 〔虹霓〕 19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