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9/17

文藝復興時期歐洲美術三 (http://qingyu81818.blog.sohu.com/80980019.html)

樣式主義美術

拉斐爾去世不久,作為一個整體,意大利盛期文藝復興美術的黃金時代可以說已經結束了,一種新的美術開始登場。

達·芬奇、米開朗琪羅、拉斐爾等大師創作的一大批光輝燦爛的美術品,確立了一種完美的典範。 在人們眼中,它們是最理想最完善的化身,後來的美術家面對它們不禁有面對滄海之感。 意大利一些年輕美術家,受到米開朗琪羅、拉斐爾創作的鼓舞,不顧他們作品的內在精神,希圖仿效和發展他們的風格;另一些更有才能和抱負的人,則致力於形式語言上有所變化、有所創新,注重在作品中顯示他們自己的特點。 總的看來,他們的創作背離了盛期文藝復興美術的理想和基本原則,拋掉了它那種自然、和諧、單純的藝術風貌。 他們追求 一種視覺效果獨特的、形式感很強的風格。 出自他們手中的作品,往往帶有刻意雕琢、冷漠疏遠的味道,頗具主觀與幻想的色彩。 但對那些口味別緻的人來說,它們倒是相當有魅力的東西。

這一美術現象,流行於盛期文藝復興之後,巴洛克時代之前,史家稱之為樣式主義美術。 國人也有據西文譯成風格主義或矯飾主義美術的。

佛羅倫薩是樣式主義美術的發源地和最重要的中心。 在薩托門下,出現了樣式主義早期代表龐多爾莫和羅素。

具有鮮明個人風格的龐多爾莫(Pontormo,1494--1557)本名雅各布·卡魯西,龐多爾莫這個稱呼源於他出生的小村莊。 1512年他進人薩託的作坊,比起老師來,他的作品顯示出更多新因素。 最能體現龐多爾莫風格特色的作品是《基督下十字架》(約1526--1528),塞滿畫面的人物幾乎全平貼在前景上,這些色彩輕淡、線條流利的人物彷彿像雲朵一樣飄在沒有真實空間感的虛空中。 他們缺乏體積感和重量感,就像單薄的剪紙一樣。 基督的姿勢讓人想到米開朗琪羅《哀悼基督》中的基督,但缺乏重量感和實體感。 聖母和其它人物全流露出一種奇特的驚異和不安,整個畫面洋溢著一種夢幻般的感覺,一
種非現實的意味。 儘管畫面優雅而精美,但卻沒有自然從容的風貌和親切平易的效果。 總之,與盛期文藝復興的作品有了明顯的距離。

龐多爾莫的朋友羅素(Giovanni Battista Rosso Fiorentino,1495--1540)也是位頗有才氣、風格獨特的畫家。 他創作的《基督下十字架》(1521),雖與龐多爾莫上述名作題材相同,但卻有自身的特色。 幾何形十字架、梯子和有棱有角的生硬人物形象組成了一個停滯凝固的繪畫世界。 畫面上所有人物都彷彿中了妖法一樣僵立在那兒,造成一種奇特的、驚恐不安的感覺,從而強化了作品的悲劇意味。 面對著它,同樣感到古典的明朗、自然、平和之風不知去向了。

生命的最後十年,羅素應熱愛意大利美術的法國國王法朗梭瓦一世邀請在法國工作,從而把樣式主義留在了楓丹白露,影響著法國美術的面貌。

除了佛羅倫薩之外,另一些城市中也出現了樣式主義美術家,柯勒喬的弟子佛蘭切斯柯,馬佐拉就是北意帕爾瑪城的樣式主義傑出代表。 馬佐拉從出生地獲得了流行的名字帕爾米賈尼諾(Parmigianino,1503--40)。 他那優雅精緻的奇特風格,可以從《長頸聖母》(約1535)中看得相當清楚。 在這幅宗教畫上,他把不合比例的修長人物放置在透視受到扭曲的奇特環境中,聖母的神態裡帶著兒分妖嬈的撫媚,她完全沒有拉斐爾的理想意味,似乎更像神話裡的仙女或維納斯。 《長頸聖母》以其極不尋常的藝術處理和獨特情調成為樣式主義美術的最佳範例。
←《長頸聖母》(約1535)

在羅馬,拉斐爾的大弟子和助手羅馬諾(Giulio Romano,1499?--1546),受到米開朗琪羅影響,風格上開始更加追求出人意表的戲劇性效果。 由於有人指控他製作色情畫,他從羅馬跑到曼圖亞,為當地統治者繪製茶宮的裝飾畫。 《巨人和諸神的滅亡》(1525--1535)就是其中最著名的一部分,它那特殊的視覺假象效果,顯示出怪異的趣味,與其老師的風範真是大相徑庭。

受到重又掌握權力的美第奇家族賞識和支持的佛羅倫薩畫家布隆基諾(Agnolo Bronzino,1503--1572),是樣式主義全盛期的代表人物。 他在龐多爾莫教導下,形成了自己的風格 。 他的作品,素以筆法精緻、感情冷漠、色彩刺目著稱。 他為西班牙駐那不勒斯總督女兒、柯西莫大公的夫人畫的肖像《托萊多的埃萊諾拉及其子喬凡尼·德·美第奇》(約1550),就是鮮明體現他畫風的完美例證。 暗藍色背景襯托著衣飾華麗的靜止人物,刻畫得十分精細的貴婦人神態冷漠,就像瓷人一樣,具有冷冰冰的高雅氣派。 畫家與表現的對象,作品中的人物與觀眾,似乎都保持著相當距離,有股疏遠的意味。 同盛期文藝復興畫家筆下的人物形像一比,立刻就會感到其間的巨大差異。 他的另一幅名作《維納斯、邱比特、愚蠢和時間》(亦名《揭露奢侈》,約1545),具有同樣精緻、優雅、冷漠、刺目的特色,此畫含義頗為隱晦費解。 處於畫面中心的裸體邱比特正 擁抱著裸體的母親,這一情景無疑含有色情意味,回憶一下《長頸聖母》中的形象刻畫,或許會覺得這也是樣式主義繪畫的一個特點吧?

前面提到過羅素應邀為法朗梭瓦一世這位法國君主工作,著名的佛羅倫薩雕塑家兼金銀匠切利尼(Benvenuto Cellini,1500--71)也不例外。 他為法郎梭瓦一世製作的鹽缸(約1540),把精緻優雅的趣味與卓越的金銀器物製作技藝融合為一,拉長的人物肢體形成一種相互牽扯的靜止動態,工巧但不盡自然。 切利尼的《自傳》顯示了他豐富多采的生活和他的文采,是一部傳世的名作。

←法郎梭瓦一世製作的鹽缸(約1540)

雕塑家姜布羅涅(Giambologna,1529--1608)並非意大利血統,但他主要是在樣式主義的重鎮羅馬和佛羅倫薩工作的。 這位樣式主義後期的著名人物技藝精湛,青銅小雕像《阿波羅》(1570--1573)是他為佛蘭切斯柯·德·美第奇裝飾書房製作的,一波三折的優美曲線極盡雕琢之能事,塑造出一個精巧、纖秀、女性味十足的太陽神形象。 他的大型圓雕《搶奪薩平婦女》(1579--1583)淋漓盡致發揮了上升螺旋線在構圖中的表現力,從各個角度上加強著作品的視覺效果。

在樣式主義繪畫和雕塑流行之際,意大利出現了一位大建築家,他就是帕拉第奧(Andrea Palladio,1508--1580)。 這位影響深遠的建築家,成長於意大利北方城市維琴察,他在當地留下了許多優美的建築物,其中最著名的圓廳別墅(始建於1550),充分體現丁他的創造性。 在設計這座用於夏天居住的建築物時,他採用了古羅馬萬神殿的形態,但進行了頗有意義的改造。 頂部中央的彎窿,由四面重複的神廟式柱廊襯托著,整個方正的住宅,具有極為對稱的結構,它在保持古典的莊嚴寧靜的風範之際,也不缺乏優美的變化和生動的效果。
←圓廳別墅(始建於1550)
帕拉第奧是位繼承了阿爾貝蒂人文主義傳統的建築家,他深深讚美古代的建築,從中發現理想的範例,堅持要讓理性的精神和普遍的原則在自己的建築實踐中獲得勝利。 他對理論的關注,使他在1570年發表了論建築的著作。 他的實踐,加上他的理論,給後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流行在18世紀的帕拉第奧風,就是明顯的例證。

←《聖喬治馬焦雷教堂》(始建於15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