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0/02

蒙古人統治下的藝術1


蒙古人像其他過去侵略中國的外來民族一樣支持佛教,對於西藏喇嘛教的秘術與驅鬼法術尤其感興趣,蒙古人鼓勵喇嘛教徒在北京建造寺院。事實上宋以後漢人的建築,除了房子的面積增大、裝飾更輝煌外,沒有其他新的突破。蒙古人入侵後對於中國繪畫的影響很大,此時還有幾位禪畫大師如顏輝、因陀羅及一些職業畫家,他們能配合當時朝廷保守的趨向。這些職業畫家的畫風非常接近馬遠,另外他們也畫大型的山水畫(中國北方這種山水畫在金代幾位皇帝的贊助下繼續不斷的發展)。但這些職業畫家卻很少在中國的文獻中被提到,主要因為中國繪畫文獻多半由文人畫家執筆,他們從來不提其他職業畫家,因此關於中國職業畫家的資料非常少。元人對中國南方的士大夫相當猜忌,中國文人由於沒有機會從政而改以教書、行醫或算命維生。另有些文人被迫離開政壇,而改從事小說或戲曲的寫作,這些作品使中國的文學領域更為廣闊豐富。除了少數幾位外,大半的中國文人畫家都設法與元朝宮廷保持一段距離。
當宋代滅亡後,畫家錢選已屆中年,蒙古人統治之後他過著隱居生活,一生忠於宋王室。錢選有兩幅小冊頁,一幅畫松鼠,另一幅畫麻雀,從這兩幅作品可以看出他繼承細膩的宋代花鳥畫作風。雖然錢選的作風看起來相當溫和,但事實上它是一位繪畫的革命者,除了瘋癲的米芾之外,錢選可能是中國第一位決心想從過去作品中吸取靈感的重要畫家。錢選一幅手卷中描寫「王羲之觀鵝」,這幅畫應用非常古拙的唐畫風格。他選擇這個主題一方面是要秉器與反對宋代的繪畫作風,另一方面是要重估過去的藝術。這種復古運動後來變成文人畫發展的主要目標。
奇怪的是像忽必烈統治如此輝煌的宮廷內,竟沒有一位天份高的畫家。元朝皇帝最欣賞的畫家是土耳其受漢化的藝術家高克恭及趙孟頫。元朝皇帝重用趙孟頫,因為它能為元朝宮廷與中國知識分子之間搭起一座橋樑。趙孟頫是宋朝趙家的皇室,他在宋朝時已做了好幾年官,後來受到忽必烈的重視。趙孟頫最早是替黃地寫回憶錄與詔示,幾年後耀為奉訓大夫、兵部郎中及翰林院要職。他一直後悔與蒙古人合作(尤其是他本身與宋皇室有近親關係),然而就是因為有趙孟頫這樣的人,才能慢慢漢化蒙古人,使他們變得更文明,間接地也削弱了他們的鬥志。趙孟頫不但是一位大畫家,也是一位大書法家,他善寫各種書體,包括大篆、隸書、楷書、行書。

蒙古人像其他過去侵略中國的外來民族一樣支持佛教,對於西藏喇嘛教的秘術與驅鬼法術尤其感興趣,蒙古人鼓勵喇嘛教徒在北京建造寺院。事實上宋以後漢人的建築,除了房子的面積增大、裝飾更輝煌外,沒有其他新的突破。蒙古人入侵後對於中國繪畫的影響很大,此時還有幾位禪畫大師如顏輝、因陀羅及一些職業畫家,他們能配合當時朝廷保守的趨向。這些職業畫家的畫風非常接近馬遠,另外他們也畫大型的山水畫(中國北方這種山水畫在金代幾位皇帝的贊助下繼續不斷的發展)。但這些職業畫家卻很少在中國的文獻中被提到,主要因為中國繪畫文獻多半由文人畫家執筆,他們從來不提其他職業畫家,因此關於中國職業畫家的資料非常少。元人對中國南方的士大夫相當猜忌,中國文人由於沒有機會從政而改以教書、行醫或算命維生。另有些文人被迫離開政壇,而改從事小說或戲曲的寫作,這些作品使中國的文學領域更為廣闊豐富。除了少數幾位外,大半的中國文人畫家都設法與元朝宮廷保持一段距離。


當宋代滅亡後,畫家錢選已屆中年,蒙古人統治之後他過著隱居生活,一生忠於宋王室。錢選有兩幅小冊頁,一幅畫松鼠,另一幅畫麻雀,從這兩幅作品可以看出他繼承細膩的宋代花鳥畫作風。雖然錢選的作風看起來相當溫和,但事實上它是一位繪畫的革命者,除了瘋癲的米芾之外,錢選可能是中國第一位決心想從過去作品中吸取靈感的重要畫家。錢選一幅手卷中描寫「王羲之觀鵝」,這幅畫應用非常古拙的唐畫風格。他選擇這個主題一方面是要秉器與反對宋代的繪畫作風,另一方面是要重估過去的藝術。這種復古運動後來變成文人畫發展的主要目標。


奇怪的是像忽必烈統治如此輝煌的宮廷內,竟沒有一位天份高的畫家。元朝皇帝最欣賞的畫家是土耳其受漢化的藝術家高克恭及趙孟頫。元朝皇帝重用趙孟頫,因為它能為元朝宮廷與中國知識分子之間搭起一座橋樑。趙孟頫是宋朝趙家的皇室,他在宋朝時已做了好幾年官,後來受到忽必烈的重視。趙孟頫最早是替黃地寫回憶錄與詔示,幾年後耀為奉訓大夫、兵部郎中及翰林院要職。他一直後悔與蒙古人合作(尤其是他本身與宋皇室有近親關係),然而就是因為有趙孟頫這樣的人,才能慢慢漢化蒙古人,使他們變得更文明,間接地也削弱了他們的鬥志。趙孟頫不但是一位大畫家,也是一位大書法家,他善寫各種書體,包括大篆、隸書、楷書、行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