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0/02

明清繪畫(二)



今將明朝畫家依其風格的轉變,分成早、中、晚三期加以說明,萬曆以後為晚期,宣德以前為早期。
早期的明代繪畫,全是院派的天下,有名氣的畫家,如洪武時期的趙原、周位,及沈希遠、朱芾,永樂時期的邊景昭、蔣子成、郭純、卓迪、范暹諸人,均被征入畫院工作,何況幾個皇帝都好繪事,因此院畫之盛,很可以上續兩宋,但是質方面卻脫落甚遠。此時院畫筆宣德以後的院畫來得嚴謹和保守,完全依宋人法子,講究筆力,不用破筆法勾輪廓或作皴。構圖上,並不全用馬夏方法,有時也兼採五代的董源,或北宋的李成、郭熙諸人的局勢。
院外的名家,只餘王紱、冷謙、徐賁、夏昶諸人,除冷謙畫風較奇特外,王、徐二家完全是元人氣息,均以水墨見長,夏氏專長墨竹,能傳元人餘緒。
中期的明人作品,分為浙派(包含院派)和吳派兩類,除了號稱明四家的沈、文、唐、仇以外,其他如吳偉、戴進、呂紀、商喜、周臣、杜堇、王諤、林良、馬軾、朱端、李在(以上浙派),以及錢榖、陸師道、文彭、文嘉、文伯仁、謝時臣、孫克弘(以上吳派)諸家,也都有相當的地位。
四家中,沈周成就最高,他得利於吳鎮與黃公望,並且參酌董、巨的筆墨;看沈周畫,會使人感到是十分精簡、剛健,而又古拙的。他時常作些水墨寫生的小品畫,更是一片天真爛漫。
與他稍晚的文徵明比起來,則石田多一分雄邁,衡山多一分秀麗。文氏不但水墨山好,就是青綠工筆山水也非院派所能企及。筆的使轉上,文徵明這位精於書法的畫家,無疑地是獨步有明畫壇了,他的畫是寫出來的,於筆觸間充滿書法的趣味,很近於元初的趙孟頫。
書畫以外,沈周、文徵明的人品學問都極為時人所景仰,在他們的族人朋友和學生競相臨摹下,組成聲勢浩大的早期吳派,大大地左右著後來的畫壇。
唐寅和仇英都學畫於周臣。仇英極力摹古,作品非常精巧,著色有獨到處,但是技巧好而氣質較遜。唐寅則肆力於劉松年、李唐的作風,天份極高,筆法緊密灑脫,佈局富於變化,其人物仕女是明四家中的第一。
唐、仇以外,戴進、吳偉是浙派山水人物的健將,都是用筆強悍銳利的作家。呂紀、林良是浙派花鳥畫家,呂紀師法後蜀黃荃,林良精於水墨寫意。至於孫克弘、陸包山、郭詡等,就已經是等而下之的三流人物。
明朝的水墨寫意花鳥蔬果畫,以此時的徐渭最好,書法與畫渾成一體,筆墨的趣味達到最高的境界,發揮了文人畫的極致,對於清朝的揚州八怪和晚清的金石派,有直接的關係。另一個與徐渭齊名的白陽山人陳淳,作品雖然也雅致,但是缺少活力生氣,較稍遜色。
晚期的明代繪畫,在萬曆年間,董其昌已經名重一時。他深惡浙派那種張牙舞爪、過分刻畫的作家氣,乃倡言南北分宗,認為北宗勾斫的筆法不足取,是匠人的作風,反對士人學北派,認為「非吾曹所當學」。一時唱和的全是在社會上有地位的文人名士,如陳繼儒、莫士龍等,所以影響十分深遠,使他所謂南宗畫法成唯一正統的宗派。這一觀點一直到清朝,畫人們還受他支配,直到近年,才被有識的學人否定了他這種支離破碎的學說。
論董本人的畫,不能否認他有獨到的地方,墨氣厚重而不滯,等閒之輩也畫不出來,可惜的是總不出臨襲古人的圈子。其它吳派畫家像項聖謨、顧凝遠等,大多只學得文、董一點伎倆而已。
吳派之外,院畫已經不振到乏善可陳。另有蘭瑛與丁雲鵬也有名於當時。蘭瑛精於山水,丁雲鵬精於佛像;蘭瑛的山水學元朝的黃公望,不過用筆卻強硬得很,與當時吳派學畫的人不同,著色尤其濃重,後人寫繪畫史將他也歸入浙派,似乎不很正確。丁的佛像取法高古,喜歡用鐵線描勾人物,其使用紅顏色之妙,常使全幅為之精神大振,即使陳洪綬,在用色上也不能過。
最後要論到明末期的四個怪傑—陳洪綬、崔子忠、吳彬、張飌(ㄈㄥ)。他們的作品以意取勝,而不斤斤於筆法技巧上的變化趣味,一反吳派作風,也異於浙派的畫法,是明代有自己面目的難得的畫家。四人張飌不同於陳、崔、吳三人,張飌善於水墨人物,不但意勝,而且筆法也十分精練。吳彬的山水勝於人物,崔子忠則是人物勝過山水,陳洪綬山水人物之外還工於花鳥蔬果,造詣又高過崔、吳甚多。尤其是他的人物,屬於誇張性的,富浪漫氣質,古拙非常,畫人物面貌之精妙,已臻化境。崔子忠人品可敬,畫也有古意,造詣終不如洪綬。吳彬的山水似乎都在夢境中得來,造型稀奇古怪,幻想力真是驚人。於明畫壇中,有獨樹一幟的感覺。
e6988e04

唐寅,王蜀宮妓圖



今將明朝畫家依其風格的轉變,分成早、中、晚三期加以說明,萬曆以後為晚期,宣德以前為早期。


早期的明代繪畫,全是院派的天下,有名氣的畫家,如洪武時期的趙原、周位,及沈希遠、朱芾,永樂時期的邊景昭、蔣子成、郭純、卓迪、范暹諸人,均被征入畫院工作,何況幾個皇帝都好繪事,因此院畫之盛,很可以上續兩宋,但是質方面卻脫落甚遠。此時院畫筆宣德以後的院畫來得嚴謹和保守,完全依宋人法子,講究筆力,不用破筆法勾輪廓或作皴。構圖上,並不全用馬夏方法,有時也兼採五代的董源,或北宋的李成、郭熙諸人的局勢。


院外的名家,只餘王紱、冷謙、徐賁、夏昶諸人,除冷謙畫風較奇特外,王、徐二家完全是元人氣息,均以水墨見長,夏氏專長墨竹,能傳元人餘緒。


中期的明人作品,分為浙派(包含院派)和吳派兩類,除了號稱明四家的沈、文、唐、仇以外,其他如吳偉、戴進、呂紀、商喜、周臣、杜堇、王諤、林良、馬軾、朱端、李在(以上浙派),以及錢榖、陸師道、文彭、文嘉、文伯仁、謝時臣、孫克弘(以上吳派)諸家,也都有相當的地位。


四家中,沈周成就最高,他得利於吳鎮與黃公望,並且參酌董、巨的筆墨;看沈周畫,會使人感到是十分精簡、剛健,而又古拙的。他時常作些水墨寫生的小品畫,更是一片天真爛漫。


與他稍晚的文徵明比起來,則石田多一分雄邁,衡山多一分秀麗。文氏不但水墨山好,就是青綠工筆山水也非院派所能企及。筆的使轉上,文徵明這位精於書法的畫家,無疑地是獨步有明畫壇了,他的畫是寫出來的,於筆觸間充滿書法的趣味,很近於元初的趙孟頫。


書畫以外,沈周、文徵明的人品學問都極為時人所景仰,在他們的族人朋友和學生競相臨摹下,組成聲勢浩大的早期吳派,大大地左右著後來的畫壇。


唐寅和仇英都學畫於周臣。仇英極力摹古,作品非常精巧,著色有獨到處,但是技巧好而氣質較遜。唐寅則肆力於劉松年、李唐的作風,天份極高,筆法緊密灑脫,佈局富於變化,其人物仕女是明四家中的第一。


唐、仇以外,戴進、吳偉是浙派山水人物的健將,都是用筆強悍銳利的作家。呂紀、林良是浙派花鳥畫家,呂紀師法後蜀黃荃,林良精於水墨寫意。至於孫克弘、陸包山、郭詡等,就已經是等而下之的三流人物。


明朝的水墨寫意花鳥蔬果畫,以此時的徐渭最好,書法與畫渾成一體,筆墨的趣味達到最高的境界,發揮了文人畫的極致,對於清朝的揚州八怪和晚清的金石派,有直接的關係。另一個與徐渭齊名的白陽山人陳淳,作品雖然也雅致,但是缺少活力生氣,較稍遜色。


晚期的明代繪畫,在萬曆年間,董其昌已經名重一時。他深惡浙派那種張牙舞爪、過分刻畫的作家氣,乃倡言南北分宗,認為北宗勾斫的筆法不足取,是匠人的作風,反對士人學北派,認為「非吾曹所當學」。一時唱和的全是在社會上有地位的文人名士,如陳繼儒、莫士龍等,所以影響十分深遠,使他所謂南宗畫法成唯一正統的宗派。這一觀點一直到清朝,畫人們還受他支配,直到近年,才被有識的學人否定了他這種支離破碎的學說。


論董本人的畫,不能否認他有獨到的地方,墨氣厚重而不滯,等閒之輩也畫不出來,可惜的是總不出臨襲古人的圈子。其它吳派畫家像項聖謨、顧凝遠等,大多只學得文、董一點伎倆而已。


吳派之外,院畫已經不振到乏善可陳。另有蘭瑛與丁雲鵬也有名於當時。蘭瑛精於山水,丁雲鵬精於佛像;蘭瑛的山水學元朝的黃公望,不過用筆卻強硬得很,與當時吳派學畫的人不同,著色尤其濃重,後人寫繪畫史將他也歸入浙派,似乎不很正確。丁的佛像取法高古,喜歡用鐵線描勾人物,其使用紅顏色之妙,常使全幅為之精神大振,即使陳洪綬,在用色上也不能過。


最後要論到明末期的四個怪傑—陳洪綬、崔子忠、吳彬、張飌(ㄈㄥ)。他們的作品以意取勝,而不斤斤於筆法技巧上的變化趣味,一反吳派作風,也異於浙派的畫法,是明代有自己面目的難得的畫家。四人張飌不同於陳、崔、吳三人,張飌善於水墨人物,不但意勝,而且筆法也十分精練。吳彬的山水勝於人物,崔子忠則是人物勝過山水,陳洪綬山水人物之外還工於花鳥蔬果,造詣又高過崔、吳甚多。尤其是他的人物,屬於誇張性的,富浪漫氣質,古拙非常,畫人物面貌之精妙,已臻化境。崔子忠人品可敬,畫也有古意,造詣終不如洪綬。吳彬的山水似乎都在夢境中得來,造型稀奇古怪,幻想力真是驚人。於明畫壇中,有獨樹一幟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