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0/02

明清繪畫(三)


清代繪畫也分為早、中、晚期來敘述其重要發展及演變,時間上,乾隆以前訂為早期,咸豐以後定為晚期。
早期的清畫界,分遺民派臨古派二宗,遺民派聲勢遠不及臨古派的浩大,也不建重於當時。所謂遺民派,他們的藝術,都是成熟於明代,所以有人把他們列入明代畫家之列;但他們的藝術卻都表現在清初,所以也可以列入清初遺民派。他們以四僧(八大山人、石濤、石溪、弘仁)為首,而另包括龔賢、梅清、傅山、查士標等忠貞不二的節士。他們不但作品不朽,氣節更是使人起敬。
八大、石濤、石溪、弘仁四個和尚中以八大、石濤最為偉大,一洗吳、浙兩派的惡劣積習,獨出心裁,筆墨縱橫無匹,皆已經將筆、墨、紙,使到出神入化的地步。難怪王原祁也讚佩不已地承認「不如也」。
石濤曾住在揚州多年,雖然沒有教出什麼好的學生,卻感動了鄭板橋等清中期的寫意畫家,再由他們轉介石濤給清末民初的畫界。最後還應特別提出的,是石濤的「畫語錄」,成立他自家畫理的學說,確為獨到的見地,堪稱不朽之作。
臨古派以四王(王時敏、王原祁、王鑑、王翬ㄏㄨㄟ)、吳、惲為代表,四王中的王時敏、王鑑在明朝時已經被董、陳等名人所激賞,自然而然的走上臨摹的道路;入清後年已半百,功力更見深厚,而成為吳派的領袖人物。作品生氣全無,不見特長。他們教出的學生石谷和漁山也深陷古人圈中,終身不能自拔,王原祁亦然。只有惲壽平一人的貢獻比較可觀,他有很深的寫生工夫,沒骨花卉於工整艷麗中,又見一種秀雅的書卷氣。
這時期中有一個特別的人物,就是以指作畫的高其佩;這是作畫工具的革命,但是發展有限。高以後乏人繼承,一些平庸之輩又訂下指畫「定法」,遂復造出一新的臨摹圈子,令人痛惜。
中期清代繪畫,在吳派畫家爭相仿效二王(王翬、王原祁)的筆枯墨乾外,如唐岱、孫祜(ㄏㄨˋ)、金昆,黃鼎、方士庶、金廷標、錢維城之類的作品,均不能在畫史上有一席重要地位;只有戴熙一人較有份量,但是亦僅限於小品而已,一作大畫,上下氣勢都連貫不上了。
盛清的寫意派以華喦(ㄧㄢˊ)和揚州八怪為代表人物,華喦的清新脫俗,細緻生動,是屬於惲壽平一派的畫家,所異於惲壽平的,是華喦沒有惲的富貴氣。揚州八怪以金農為首,加上他的學生羅聘和鄭燮(板橋)、李鱓、李方膺、汪士慎、高翔,組成一個尋求改變的可觀力量,雖然當時的人不以他們為然,而呼之為「怪」,但在今天看來,他們的怪卻是有他們的道理的。也就是說一個有氣質的畫家,應該設法找出自己的面目,決不能盲從別人。
晚期清代的繪畫,雖自咸豐以後,內憂外患,一再動搖全國,但是繪畫界中卻一點也不受影響,畫家的作品也一樣的沒有起色。只有金石派和任伯年諸人可供一論。金石派因為趙之謙、吳讓之、吳昌碩、齊白石等人都經研金石文字並長於篆刻,所以得了這個派號。他們受清代碑學大昌的影響,對於篆隸書法有極深刻的研究,同時又兼長繪畫。趙之謙的畫花卉,筆筆都從魏碑中來,吳昌碩、齊白石的用筆,也完全取法於古篆。金石派,是文人畫的總結束,而吳昌碩和齊白石則是總結束的最後一次高潮。吳昌碩善於用筆,因為對石鼓文下了很深的工夫,又精治印,所以作起畫來,筆觸如曲鐵一般,壯拙且剛強,對於生紙上墨色的控制,不下於清初的八大山人。
齊白石跟吳氏的出發點有些不大相同,尤其在於構圖和用色方面,齊善用黑、紅、藍、黃等強烈的對比色,構圖方面,先將花卉或山水變形,再作不顧三度空間的安排,其作風與西洋野獸派不謀而合,真是清末民初僅見的天才。
吳齊二人均故於民國,不過在民國以前,他們的藝術就已成熟了,因此把他們列入清末時代的敘述。
e6b88501
八大山人 (朱耷),冊頁,泉屋博古館藏

e6b88506
高鳳翰


清代繪畫也分為早、中、晚期來敘述其重要發展及演變,時間上,乾隆以前訂為早期,咸豐以後定為晚期。

早期的清畫界,分遺民派臨古派二宗,遺民派聲勢遠不及臨古派的浩大,也不建重於當時。所謂遺民派,他們的藝術,都是成熟於明代,所以有人把他們列入明代畫家之列;但他們的藝術卻都表現在清初,所以也可以列入清初遺民派。他們以四僧(八大山人、石濤、石溪、弘仁)為首,而另包括龔賢、梅清、傅山、查士標等忠貞不二的節士。他們不但作品不朽,氣節更是使人起敬。

八大、石濤、石溪、弘仁四個和尚中以八大、石濤最為偉大,一洗吳、浙兩派的惡劣積習,獨出心裁,筆墨縱橫無匹,皆已經將筆、墨、紙,使到出神入化的地步。難怪王原祁也讚佩不已地承認「不如也」。

石濤曾住在揚州多年,雖然沒有教出什麼好的學生,卻感動了鄭板橋等清中期的寫意畫家,再由他們轉介石濤給清末民初的畫界。最後還應特別提出的,是石濤的「畫語錄」,成立他自家畫理的學說,確為獨到的見地,堪稱不朽之作。

臨古派以四王(王時敏、王原祁、王鑑、王翬ㄏㄨㄟ)、吳、惲為代表,四王中的王時敏、王鑑在明朝時已經被董、陳等名人所激賞,自然而然的走上臨摹的道路;入清後年已半百,功力更見深厚,而成為吳派的領袖人物。作品生氣全無,不見特長。他們教出的學生石谷和漁山也深陷古人圈中,終身不能自拔,王原祁亦然。只有惲壽平一人的貢獻比較可觀,他有很深的寫生工夫,沒骨花卉於工整艷麗中,又見一種秀雅的書卷氣。

這時期中有一個特別的人物,就是以指作畫的高其佩;這是作畫工具的革命,但是發展有限。高以後乏人繼承,一些平庸之輩又訂下指畫「定法」,遂復造出一新的臨摹圈子,令人痛惜。

e6b88508
張大千

中期清代繪畫,在吳派畫家爭相仿效二王(王翬、王原祁)的筆枯墨乾外,如唐岱、孫祜(ㄏㄨˋ)、金昆,黃鼎、方士庶、金廷標、錢維城之類的作品,均不能在畫史上有一席重要地位;只有戴熙一人較有份量,但是亦僅限於小品而已,一作大畫,上下氣勢都連貫不上了。

盛清的寫意派以華喦(ㄧㄢˊ)和揚州八怪為代表人物,華喦的清新脫俗,細緻生動,是屬於惲壽平一派的畫家,所異於惲壽平的,是華喦沒有惲的富貴氣。揚州八怪以金農為首,加上他的學生羅聘和鄭燮(板橋)、李鱓、李方膺、汪士慎、高翔,組成一個尋求改變的可觀力量,雖然當時的人不以他們為然,而呼之為「怪」,但在今天看來,他們的怪卻是有他們的道理的。也就是說一個有氣質的畫家,應該設法找出自己的面目,決不能盲從別人。

晚期清代的繪畫,雖自咸豐以後,內憂外患,一再動搖全國,但是繪畫界中卻一點也不受影響,畫家的作品也一樣的沒有起色。只有金石派和任伯年諸人可供一論。金石派因為趙之謙、吳讓之、吳昌碩、齊白石等人都經研金石文字並長於篆刻,所以得了這個派號。他們受清代碑學大昌的影響,對於篆隸書法有極深刻的研究,同時又兼長繪畫。趙之謙的畫花卉,筆筆都從魏碑中來,吳昌碩、齊白石的用筆,也完全取法於古篆。金石派,是文人畫的總結束,而吳昌碩和齊白石則是總結束的最後一次高潮。吳昌碩善於用筆,因為對石鼓文下了很深的工夫,又精治印,所以作起畫來,筆觸如曲鐵一般,壯拙且剛強,對於生紙上墨色的控制,不下於清初的八大山人。

齊白石跟吳氏的出發點有些不大相同,尤其在於構圖和用色方面,齊善用黑、紅、藍、黃等強烈的對比色,構圖方面,先將花卉或山水變形,再作不顧三度空間的安排,其作風與西洋野獸派不謀而合,真是清末民初僅見的天才。

吳齊二人均故於民國,不過在民國以前,他們的藝術就已成熟了,因此把他們列入清末時代的敘述。